我相信不少人喜歡参加婚禮時照相留念,喜愛攝影的更是想借機練習,拍出些美麗照片好分享與祝賀新人。這也是為什麼當我聽到所参加的婚禮不能拍照時很訝異,尤其是我還是新人指定的婚禮側拍。

「不好意思,請把你的相機收起來。也希望之後的儀式所有人能把相機留在房間,專心的祝福。紀錄是我們的工作,儀式結束後很歡迎你們再用自己的相機。」

▲我常常是朋友婚禮的指定側拍。

 

第一次聽到婚攝這樣說的時候我很驚訝。對方是國外知名的婚禮攝影排行者,也是新人重金聘的,所以我禮貌的收起自己的相機--即便我也是當日指定的攝影者。

我個人是很難想像台灣可以規定賓客不能照相。

 

那一天婚禮連新人父母都不准拿相機。我想這是台灣無法想像的。

我是許多朋友的婚禮指定側拍,也是一些朋友的主攝。不丹,關島,新加坡,台灣的婚禮我都有經驗。比較起來,華人婚禮時攝影的普及與賓客的自主權真的比較大,也相對的常有婚禮賓客拍照禮節的爭議與文章。

在我自己經驗中,台灣的新人所指定的親友側拍會先跟當日的職業攝影師喬如何互相配合,這已經是個潛規則了,目前還沒聽到啥浮上檯面的爭議。新人沒有拜託,然後又帶單眼與閃燈卡位的大多是對攝影有興趣的一般賓客,這有時真的是需要一些規範。

當側拍的好處就是可以隨意做大膽的構圖。

 

做為一個親友側拍,當發現現場婚禮攝影師作品質量充足時,我會跟新人說明現場不需要我了,再拍會妨礙主攝,主動離場回賓客席去。會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側拍只是新人的保險,且太多位攝影者會讓拍攝不方便。 對於專業的婚攝,我很尊重與配合,其實也不難理解--新人選那攝影師是因為相信可以拍出他心中的品質,且好的婚攝真的非愛好者可比擬。

當新人沒有拜託的攝影愛好者拿婚禮用來練習攝影閃燈與卡位技術時,影響的會是新人當天主攝婚禮照片的品質,也是我極力避免的。當然新人本身不介意就沒差,但怕的是介意又不敢說,最後那些照片也沒給新人,只留在自家硬碟與FB(這也是常有的狀況)。

 

(下一頁JT告訴我們國外婚禮是如何嚴謹)

也分享一下我參與過的一些國外婚禮是如何嚴謹的,提供我國新人與攝影同好參考。

I. 因為考慮到萬一自己入鏡,攝影師是穿西裝照相的。
II. 攝影師先跟親屬說好如何配合攝影。有些容許側拍,有些不准。最嚴的如Guam Watabe與其Fearless前幾名,是儀式中賓客完全不能有、用相機。
III. 婚顧,新人與攝影師會事先跟賓客解釋婚禮儀式的攝影規則。
IV. 攝影師基本上不會漏拍任何一個重要親友或流程。
V. 攝影師會傳完整網路相簿與密碼,好讓新人簡單分享自己的照片。

其實不論對賓客或是婚攝,國外具規模的婚攝有些地方還真的蠻嚴的。

補充連結,是國外婚禮的照片。仔細看,會發現國內外的攝影風氣真的差很多,而那幾場都沒有相機。婚禮是每個新人一生一次的回憶,想要有個中式的全場來賓都是攝影者的熱鬧風格,或是國外婚禮攝影協會排名的攝影者規定所有賓客不可用相機的純淨風格,都是自己的事。


通常主攝不在哪我就在那。

 

婚禮賓客是否該拍照不是像道德與法律的那種是非題,而是每個人自己行為的選擇題。但在攝影極端普遍的台灣,我很難想像一場婚禮沒有十幾台單眼圍繞,別的不說,我真的認為自家親屬知道不能拍照會第一個翻臉。

但國外的某些規範是真的值得學習,不論攝影師正裝工作,還是請愛攝影的賓客於儀式時專心参加而不要拍照(至少別單眼閃燈卡位),我認為都只有加分。

婚禮那天,真的是新人最大啦。

 

我還是一樣,是親友的婚攝指定義工,當新人沒有需要的時候,現在連手機都不用了,專心吃飯,好好享受一場婚禮。

因為當主攝與側拍都好累啊 Orz

這職業真的沒那麼夢幻。

 

本文獲商周網站授權,原文刊登於商業周刊專欄部落格

 

延伸閱讀

《鏡頭的角落》我心中最棒的 婚禮攝影師

《鏡頭的角落》藏私密照的終極手段

《鏡頭的角落》裝模作樣 攝影須知

《鏡頭的角落》用手機隨手拍拍自己的小孩吧

JT

John Tao。年輕時住美國,與太太一起自助過六大洲,目前工作兩岸歐美跑,現下育有一女。興趣是拿相機當日記,將生活點滴記錄下來。
對攝影,旅遊或是寶寶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加入我這新手攝影爸爸的FB。

看更多文章
鏡頭的角落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