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The Sunday Times譽為當今最重要的紀實攝影家薩爾卡多,2013年開始在世界各地展開他以生態和大地為主題的巨型攝影展「創世記(Genesis)」,引起全球新聞界和攝影界的關注。1944年,薩爾卡多生長在巴西鄉村地方,自小家裡沒有電視,親近大自然,造就他對自然的熱愛和崇敬。

因巴西政治壓迫而逃到法國後,薩爾卡多念了經濟學,更當上收入優渥的國際咖啡組織經濟學家,然而他發現攝影更能將邊陲國家勞工的困境傳達給更多人看到,毅然決然辭去工作,投入獨立攝影師一行。因為他的拍攝主題總是帶有濃厚的人文關懷精神,並獲得無數重要攝影奬項。

 

 

 

◎我的攝影態度◎
不愛等待的人,很難成為攝影師

二○○四那一年,我在加拉巴戈斯群島中的伊莎貝拉島,看見一隻象龜,無比龐大的身形,少說也有兩百公斤,而象龜正是這整座群島嶼命名的由來。興致勃勃的我,拿起相機就準備拍攝,只是才剛跨步走近,牠就轉身離開,儘管移動的速度不快,可是我就是沒法讓牠好好入鏡,於是,我停下來思考:自己幫人拍照時,從未混入任何群體中偷偷摸摸地拍攝,每一次都會先請人引介,再自我介紹,向他們說明來意,坦誠地與對方交換意見,直到漸漸熟悉彼此,才開始拍攝。那麼,想要好好拍攝動物,難道不也該如此?

如果我想要順利拍攝這隻象龜,唯一的方式就是與牠建立關係;得讓自己先融入牠的處境、配合牠的步調,才有可能如願。

 

心念一轉,我開始角色扮演:蹲下身子,將手掌和膝蓋著地,用著和牠同樣的高度開始移動。果不其然,當我以這等姿勢向象龜靠近,牠終於不再逃開。我緩步跟著牠移動,當牠停止往前行進,我就往後移動一下;當牠朝我前進,我又往後退,然後靜心等待片刻,再輕手輕腳地往前進,而且只挪動一點點。此時,象龜又朝我前進一步,我隨即又往後移動幾步,像是卸下心防的牠,終於放膽向我走來,任我看個夠。

終於,我可以開始為象龜好好拍照。不要看這小小的一步、這一連串的一前進一後退,可是花掉我整整一天的時間;用這一整天的時間,讓牠明白,我瞭解這是牠的地盤,自己是真心尊重的態度。

 

 

◎攝影就是我的生命◎

有人說我是位攝影記者,這不是真的;也有人說我是個鬥士,這也不是真的。僅有的也是唯一的事實,就是:攝影是我的生命。我所拍攝的照片都與自身經歷的時刻息息相關。這所有的影像之所以存在,乃因為生命;是我的生命催促而成,因為內心有股狂熱將我帶入。我的作品一點也不客觀;一如所有攝影師,拍照依據的是我自己這個人,根據腦海中掠過的想法、根據當下的體驗與思維,因此無論拍出何等結果我都能坦然接受。

 

我所拍攝的照片,全都登上了報紙版面:媒體是我的主要支柱、也是重要標誌,但對我而言,攝影不單單只是出版照片而已。以報紙為例,完成一個主題頂多花四五天至一星期左右的時間就已足夠,但對我來說,工作卻永無終止之時。我喜歡且深感興趣的報導方式是攝製分成數年、以各種不同觀點呈現的影像故事,也就是花五六年深入探討一個問題,而不是由一個主題換到另一個主題,從一個地方換到另一個地方。敘述故事唯一的方法,就是多次回到同一地方,置身於自己展開的論證中。

想要拍出精采的照片,得在過程中真心感受到其中的樂趣才有可能如願。一如我如果不是真心喜愛非洲這個國家,便無法在這塊大陸度過長達五年之久的時間,即便想強迫自己,也可能只是短時間見效很難長久持續。如果你對煤礦不感興趣,卻想要在礦場待上好幾個月,得有個真正的動機才行,換言之,你得喜歡做這件事。

 

本文已取得木馬文化授權,原文節錄自《重回大地:當代紀實攝影家薩爾卡多相機下的人道呼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