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知道現在一群人正在使用的“高段位”撩妹技術都有哪些嗎?

非常簡單!

第一步,用誇讚的方式引起女生的好感。

“你腦門挺大的,應該挺聰明的吧!”“今天髮型挺特別,有點像大尾巴狼!”

第二步,展現自己的風趣幽默。

你們女生都喜歡王子,以前有人罵過我“王八羔子”,所以我簡稱“王子”。

第三步,時機成熟時,用暗示或催眠的方式,讓女方和你一起展開對未來的(性)幻想。

“你會見我的,一定會的!我們會一起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擁有一段美妙的記憶,我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相信我,好嗎?”

而這個時候,早已“無力抵抗”的女生就會說:“好烈的毒藥,別再勾引我了,我受不了啦!”

至此,拿下!

怎麼樣,看完之後是不是覺得三觀炸裂?這種仿佛從“網絡文學”裡提煉出來的招數難道還真的有人用?

沒錯!

事實上,不僅有人用,還有很多人願意花錢去買。

而這些所謂的高階教程,都是出自那個惡臭的“組織”——PUA。

PUA,全稱“Pick-up Artist”,是所謂的“搭訕藝術家”。

它最開始的目的是想要説明那些性格靦腆、不善交際的男性去接近心儀的女生。然而之後卻逐漸變味兒成了一種幫助“挫男”們騙炮的詐騙行為。

很多自稱“百人斬”的“泡妹達人”借此發展自己的課程,他們用一套獨立的體系,讓PUA像邪教一般迅速擴散。各種經驗、套路讓人防不勝防,很多涉世未深的妹子都深受其害。

但是,正所謂“出來混都是要還的”。

最近,有一個BBC的記者博納爾(Myles Bonnar)就用他在一個PUA組織當臥底時搜集到的證據,送一個“假借搭訕之名,實則侵犯女性”的PUA男進了監獄,簡直大快人心!

在去年10月,一位名叫Rita的女生舉報了自己的男同學Adnan Ahmed。因為她在Ahmed的YouTube上發現了很多他在未經女方允許的情況下,偷偷拍攝的他和女方互動、搭訕的視頻。而且標題都十分惡臭,類似:“結交有男票的女生”,“胖女孩都應該責怪自己”。


Ahmed經常吹噓自己當天就能和看中的女生滾床單。

更大尺度的是,他還上傳自己和女生“不可描述”時的音訊,並承諾向男粉絲們展示如何在小巷和公廁裡與女性發生關係。


常去街邊尋找“獵物”、有意無意地和女方產生肢體接觸,而且迫切地想要把對方騙上床……Ahmed就是再典型不過的PUA男。

而他的這些招數和套路都是從一個名叫“Street Attraction”的培訓組織裡學到的。

Street Attraction在國外的PUA界非常有名。

它的創始人Eddie Hitchens自稱是一個性癮者,從2005年就開始接觸PUA的他,號稱能讓所有男學員在2天之內接觸到自己心儀的漂亮女生。

為了挖掘出更深的內幕,一位元31歲的BBC記者——Myles Bonnar,化名為Michael Gibson,以“剛剛和交往了6年的女友分手了”的人設,在上交了700美元的學費後,正式潛入了這個組織。

第一節課,教練帶著Bonnar和其他5位學員一起到街上,要求他們必須在30秒內和一位女性接觸。

然而可怕的是,作為目標的女性並沒有年齡壯陽藥限制。Bonnar就被指派要去和一位貌似不到15歲的未成年女孩搭訕。

在他拒絕之後,教練卻說:“年紀不重要,未成年也沒事兒,攔一下又不犯法”,而且“那是一個很好的目標”。

總之,在騙炮這件事上,沒有底線。

而這還不算最惡劣的。

上課的第二天,教練告訴大家什麼叫“最後一刻抵抗”(Last Minute Resistance)。意思就是說,女性說的“不要”只是象徵性的,不是真的不要。因此想要發生關係時,如果遭到抵抗,不要直接放棄,而是要繼續引導對方,“不斷升級”,而且這是男方的責任。

“這並不是強姦,你要聽她身體說的話,而不是嘴上說的話。”

不斷模糊“自願”的邊界,讓女生說的“不”都變成欲拒還迎。這就是他們逃避“強迫女性”罪名的方式。

在Bonnar結束臥底行動後,他以BBC記者的身份,重新採訪了那些教練們。

然而面對證據,他們卻依然堅持說“這些都是你情我願的”,而且PUA實際上減少了強姦這類犯罪行為。

怎樣?還要謝謝你是嗎?

不過好在,YouTube已經徹底刪除了Street Attraction的頻道。而那位“導火索”Ahmed也因威脅、猥褻女性等五項罪名被起訴,終於自食惡果了。

其實像這種機構在亞洲也有很多,而且屢禁不止。

和Street Attraction不同,還分析什麼女性心理啊?亞洲這邊直接三步驟,簡單粗暴。

第一步,每人先上交一部份錢,從頭到腳買一套假名牌包裝起來。


第二步,所有學院集資包下某個酒吧的卡座,讓大家輪流拍照,用來包裝自己的朋友圈,做出一副“我很有錢”的假像。

第三步,每人再交場地費,用這身行頭去夜店“招搖撞騙”。


其實大家也看出來了,所謂的教學不過就是騙錢。學生們從頭到尾沒學到什麼乾貨,但是才兩三天,就搭進去了不少錢。

騙子的確可恨,只不過抱著“騙炮”的初衷,這些男學員也不值得可憐。

不過我們仍舊不能低估PUA的害處。

PUA男往往不只是騙炮那麼簡單,大多還伴隨著偷拍行為,在女方不知情的情況下,提前在房間裡佈置好攝像頭,然後把拍下的“不雅視頻”留下作為日後用來威脅對方的籌碼。


想要進一步扼制這種行為,目前更多的可能還是要靠女生的警惕,和男生的自覺。

希望男生們別再交這種害人又害自己的智商稅,所謂的“征服”不過是錯覺。

也希望女生們都能認清套路,對那些軟磨硬泡、死纏爛打、上來就有目的性地索要聯絡方式的人,都要留一個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