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 漁港那間麵

Rene'

一直以來家人間都是以「漁港那間麵」作為稱呼;這間從我兩隻小短腿在桌間晃阿晃的,

到現在遠在他鄉求學不時還會回憶起的麵店,仍然不知道店名是什麼。

小時候,總賴著外公外婆進到馬公去「打油」

大貨車開進漁港旁的柴油加油站,加油站人員把一根又一根的油管插進油桶裡

一桶又一桶的柴油裝滿滿載回西嶼,供給船隻使用。

小小年紀,死命的擋在大貨車前

為的不就是一罐奧利多、仙草蜜,以及一碗湯麵和雞蛋糕嘛。

湯麵,麵店

開在第二漁港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據說早期的地板都是泥濘

桌上一碗碗熱騰騰的米粉麵,還有一盤又一盤超級對味的小菜

有誰還會理會,腳底下踩的爛泥巴可能弄髒了鞋

現在地板,鋪了磚塊,但桌上的美味依然不變

仍舊不變的是,船隻回航,討海人還沒有回到家就先來這飽餐一頓

我不是討海人,也不是什麼饕客,只是愛哭愛跟的愛吃鬼。

這裡不需要菜單,因為也就只有麵、米粉和米粉麵三種主食

也許還有其他也不一定,但我就只知道這三種。

在入口處,和老闆直接說要幾碗什麼麵就可以了

當然,豬肝豬舌豬腸絕對不能忘

切小菜的人換了,是個年輕人

聽說是孫子輩的了,不再是阿伯了。

還記得剛剛說到的「米粉麵」嗎?

第一次聽到「米粉麵」就在這裡,毋庸質疑的就是米粉和麵。

這是一種特別的搭配,較軟的黃麵以及較有勁的米粉,

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居然有如此妙的口感,

難怪我阿嬤總是愛來一碗「米粉麵」。


(失焦了...太餓了...)

也許湯頭是油了點、口味稍微重了點,但肉燥的香味絕對讓人短暫忘記油脂的存在

給的大方的肉片,悉哩呼嚕幾口麵,再一口肉片

或是麵夾著肉一起,我只能說一口口飽足的感覺真的很爽。

然而,我的最愛還不是麵

是豬肝、豬舌這些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的小菜。

小菜上桌,來一點醬油和蒜蓉,絕對是最好的搭配

豬肝切成薄片,腥味及較乾的感覺根本不存在。

厚的豬肝,往往讓我卻步

但這片薄薄的豬肝,吸取醬汁和蒜頭的微嗆...

軟嫩再帶點豬肝本身的口感,我沒辦法再用任何文字形容

因為只有親自品嚐過的人才懂這滋味。

這滋味,在我離開澎湖求學的四年中

總是偶爾出現在想像之中,舌間竄起的醬油和蒜頭的辛辣....

我熱愛這些小菜。

這裡的麵和小菜,一點都不華麗的組合

卻是我難忘的滋味。

我的媽啊,我正在強迫自己不要去回憶那美味。

老闆,有沒有宅配?

--

好久以前寫的食記,羞~ (≧▽≦)

有到澎湖一定要吃一下得啊!!

乖乖

寫得真情流露啊~~
腦海中浮現一個流著兩管鼻涕的小女孩,
大字型躺在地上,搥胸頓足吵著要吃麵 <( ̄︶ ̄)>

照片中那碗是麵還是米粉麵呢?

文森特

充滿了感情和人情味的一篇食記 〒ˍ〒
推 <( ̄︶ ̄)>

T客邦社群活動

引述《與妻訣別書》之銘言:
> 寫的真讚 (因為沒有大拇指比讚的表情,所以用中指代替,沒有惡意,會這樣都是T站長表情太少害我的。)
>
> 而且那碗「米粉麵」光看相片就覺得一定很好吃,好想吃~真想立刻飛奔澎湖漁港那間麵 (因為沒有流口水的表情,所以用睡覺代替,因為我都吃飽睡睡飽吃,沒有惡意,其實又是T站長表情太少害我的。)
>
> 總之,我相信很多人會喜歡這篇文章,希望大大再多發幾篇哦 (表情對了!這次是我自己長得像裴勇俊才能笑得這麼燦爛又自然,跟T站長無關。)

想說為什麼耳朵超癢,原來有人一直在呼喚我
我聽到你的怨念了 (≧▽≦)

Huei-Lin Hung

引述《乖乖》之銘言:
> 寫得真情流露啊~~
> 腦海中浮現一個流著兩管鼻涕的小女孩,
> 大字型躺在地上,搥胸頓足吵著要吃麵
>
> 照片中那碗是麵還是米粉麵呢?

沒有流著兩管鼻涕的小女孩躺在地上吵著要吃麵

而是帥氣得帶著墨鏡

手部呈大字形擋在大卡車前面

照片是麵

因為我不喜歡米粉加麵~>

sany

好有感情的麵

小白

這不是傳說中的「黯然銷魂麵」嗎!好想吃啊。 (≧▽≦)

飽食終日,無所事事,關心電腦大小事。

網拍麻豆【新彌】

這碗麵好有感情~好好吃的感覺 ^^

對不起 我錯了 @@" 我不該打廣告!!!

原文網址:https://t17.techbang.com/topics/680-penghu-fishing-port-that-noodle?page=1